拆除农民工返岗复工的“三道关”

拆除农民工返岗复工的“三道关” | 每日快评·战疫系列178

3月15日凌晨,72名湖北潜江籍人员乘坐大巴回到务工所在城市浙江绍兴,标志着点对点、一对一安全有序启动湖北籍农民工返岗复工的开始。为帮助务工人员尽快返岗复工,潜江组织“专车”,“点对点”全程护送务工人员赴绍兴,将统一送至隔离点接受为期14天的隔离。隔离期间的费用和生活物资由绍兴市政府承担。绍兴市表示,在做好健康管理、落实防控措施前提下,将继续采取“点对点、一站式”包车方式,接回更多湖北籍务工人员。

总之,落实防疫和复工“两手抓”,要多下“绣花功夫”,切实消除农民工返岗复工的“梗阻”,保障他们从家门到车门,从车门到厂门,一路顺畅,尽快让工厂转起来,让已经两个月没有收入的农民工瘪了的钱包鼓起来。

第二道关是“上路关”。由于正常交通秩序尚未完全恢复,很多人要出门只能自驾或包车,但大多数农民工没有汽车,进一步增加了农民工的返岗难度。流出地与流入地协商安排“点对点”返岗,办法虽好也受欢迎,但还没有普遍推开。

让农民工顺利返岗复工,要善用“健康码”。用好“健康码”,就是为了在确保疫情防控的前提下,为人员正常流动提供便利。其实,许多农民工已在村、在家“隔离”近2个月,而且关于他们有没有感染患者接触史、有没有疫区出行史等信息,通过大数据等手段均可获知。只要路上“点对点”,是否还要隔离14天?即便为万无一失仍要隔离,流入地政府能否都像绍兴等地一样,为收入本就低微的农民工买单?

要想拆除阻碍农民工返城返岗的关卡,首先得破除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作风。各地各部门各单位不能僵化理解疫情防控,不能为了怕担责、图省事而“一刀切”、不作为,让办理返程手续的农民工四处碰壁,陷入“‘证明我妈是我妈式’的死循环”。

第三道关是“隔离关”。来自湖北等疫情较重地区的农民工,在家乡已实际上被隔离了快两个月,返城后仍然要到指定地点隔离14天,有不少需要他们自己掏钱。农民工担心,“辛辛苦苦干半年,才能挣回隔离钱”。

第一道关是“出村关”。当前,尽管多数地区已经是中低风险,但不少村组道路仍在实行管制,禁止人员流动,与中央关于分区分级防控的要求相背离。

之前有研究发现,在动物实验中,这两种药物能有效抵抗其他病毒株,例如流感病毒和西尼罗河病毒。以色列生物研究所表示,这进一步表明它们还可以治疗其他病毒性疾病。

结果发现,这两种药物可大大降低新冠病毒的复制能力。声明说,病毒复制会损伤被感染的人体细胞,从而导致细胞死亡,而降低病毒的复制能力可防止细胞受损。该研究所目前正在进行动物实验,以测试药物对动物的有效性。

这些农民工是幸运的,因为目前还有很多农民工仍被困在家里,焦灼地等待返岗复工。在日前召开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农业农村部透露,现在还有近半数返乡农民工没能及时返岗复工。

当晚,深圳市副市长吴以环、深圳市妇联主席马宏等,与儿童代表一起参加灯光秀的启动仪式。马宏介绍,此次灯光展示活动通过儿童喜爱的动画方式,融合儿童声音和儿童彩绘作品,展示深圳儿童积极向上的精神风貌,倡导全社会更加尊重儿童权利、关注儿童成长,营造建设“儿童友好型城市”良好氛围。

让农民工顺利返城复工,要多提供暖心服务。目前,农民工返岗包车已纳入“绿色通道”,免收高速公路通行费。有部分用工单位直接承担包车费用,也有部分用工地政府以财政购买服务的方式承担全部或者部分包车费用。

农民工滞留家乡不能返岗,时间越长就越是焦虑不安。前两天,网络上一位贫困地区农民工给当地政府部门打电话诉不能外出返岗之苦,让人动容。这位农民工兄弟非常通情达理,他理解防控疫情的必要,理解封闭社区的必要,但是,快两个月了,健康的人还是不能返岗,没有收入,坐吃山空怎能不慌?

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与塔利班在本月中旬达成为期7天的“减少暴力活动”协议。塔利班承诺将不在城市和公路上发动袭击,也不会袭击美军基地或阿安全部队的总部。北约驻阿联军和阿安全部队也将不开展针对塔利班的军事行动。

深圳中心区儿童节特别版“2020深圳儿童友好灯光展示活动”精彩亮相。陈文 摄

农民工之所以回不去、上不了岗,除了一些企业因疫情影响用工需求减少等客观原因,也与一些流出地与迁入地有关部门积极作为不够大有关系。中央要求抗疫与复工复产两手都要抓,要求分区分级,但一些地方在“两手抓”的问题上还没有做到两手都硬,分区分级好政策也遭遇落地难。这就导致农民工即使办有“健康证明”、无感染人员密切接触史,要想顺利返岗,至少要过三道关。

蓬佩奥说,尽管“依然存在诸多挑战,但目前取得的进展给各方带来了希望,是很好的机会”。

韩智恩小朋友看到自己的绘画作品展示在灯光秀中,显得特别兴奋,不停地说“太幸福了,这么大阵势的灯光秀太震撼了,真的好开心。”他说,希望深圳就像他作品表述的那样,永远绿树成荫,百花齐放,对儿童更加友好,孩子们都能快快乐乐地在深圳健康成长。(完)

贫困地区农民工家底可想而知,长时间“只出不进”,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据统计,2019年全国有2729万建档立卡贫困劳动力在外务工。在疫情风险可控的前提下,早一点让农民工返岗复工,不仅关系到他们的生计问题,也关系到能否如期完成脱贫攻坚任务,经济社会发展能否尽快步入正轨。

这一研究结果已发表在美国生物学论文档案网上。

在美国务院当日发表的声明中,蓬佩奥表示美国与阿富汗塔利班正在展开“全面谈判”。如果进展顺利,双方将在2月底签署和平协议。之后,将很快举行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之间的谈判。蓬佩奥表示谈判旨在“通过政治手段结束阿富汗战争,减少美军在阿驻军并且确保塔利班不再庇护恐怖分子”。

有些地方更加暖心,比如此次潜江务工人员“点对点”返回绍兴,所有务工人员的交通和食宿费用全部由潜江市政府负责,抵达绍兴后14天隔离期的费用和生活物资,将全部由绍兴市政府承担。这充分证明,潜江与绍兴,以及其他类似“暖心”安排的流出流入地,是真的在为农民工返岗办实事。

让农民工顺利返城复工,还要下“绣花功夫”。

农民工返岗难,湖北籍农民工返岗更难。如今,这个难题正在破解,对急切返工挣钱的湖北籍农民工,无异于雪中送炭。潜江—绍兴之后,3月15日,又有16辆大巴从湖北蕲春县城出发,通过“点对点、一站式”的方式,将428名返岗农民工送往浙江玉环、广东东莞、深圳、江门等地企业务工。

党中央国务院对农民工返岗复工工作非常重视,推出了相关政策,做出了系列部署。像“点对点”一站直达包车业务,全国已有许多省份推行。但面对还有约一半的返乡农民工仍猫在家里,类似“点对点”包车直达的“硬核”措施还应该再多一些,这就有赖于劳务输出地和用工方更紧密细致的组织协调,有赖于公路、铁路、人力资源等有关部门的更强有力沟通合作,全链条无缝隙为农民工返城返岗提供精细服务。

蓬佩奥在社交媒体发文称,“经过十余年的纷争,我们与塔利班就减少暴力活动达成一致”。蓬佩奥把这个最新进展称为“实现最终和平的重要一步”,他同时呼吁塔利班方面“抓住机会”。

《纽约时报》援引塔利班领导人副手哈卡尼(Haqqani)的话说,尽管塔利班“离完全信任美国还相距甚远”,但塔利班方面会“完全遵守”达成的协议。

2001年,美国遭到“9·11”恐怖袭击后发动阿富汗战争,推翻被美方认定庇护“基地”组织的塔利班政权。近年来,塔利班在阿富汗势力依然强大。自2018年10月起,美国政府开始与塔利班举行和谈。(完)

对儿童友好,就是对城市的未来友好,今年是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为了从儿童视角展示对深圳未来的畅想,活动主办方深圳市妇儿工委、深圳市妇联特别面向深圳儿童公开征集“成长自画像”,让孩子们用画笔表达内心对未来的职业创想。征集活动得到了孩子和家长们的热烈响应。最终,40名孩子的“成长自画像”脱颖而出,得以在灯光展亮相。在灯光展尾声,40名儿童“成长自画像”同时定格在中心区的40栋楼宇之上,孩子的梦想之光点亮了深圳夜空,以这种独特的方式表达新时代特区儿童对深圳经济特区成立40周年的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