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曲水县四季吉祥村迈上小康路

西藏拉萨曲水县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

四季吉祥村 迈上小康路(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

西濒拉萨河,南临贡嘎机场,位于拉萨市曲水县才纳乡境内的四季吉祥村交通便利,地肥水美,是西藏自治区首批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之一。

“目前来看,我们的养老服务人才非常匮乏,多层次的养老人才从总量上严重不足。”刘维林表示。

用“钱”留人有先例 部分地区设专业要求

“除了工资收入,村集体的商铺出租每年能有1万元分红,草场流转后每年各种补贴有3000多元,总的算下来全家每年有将近15万元收入。”次仁多吉很满足,“这里自然条件好,衣食住行都有很好的保障。”

“我家里孩子小,不能去城里务工。现在加入合作社,在家门口就能工作,收入增长了,也不耽误照顾孩子。”村民白卓玛边理线边说,脸上笑容灿烂。

近年来,用“钱”吸引和留住高学历、高素质人才成为多地向养老行业“输血”的手段。广西柳州早在2016年就已发布此类政策。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以来,已有安徽、湖北、广东、浙江、四川、福建、山东、江苏等省份部分地市出台类似政策。2020年,北京、上海、江苏也相继出台了省(区市)一级养老人才奖励政策。

目前,该《办法》全文尚未公布。今年7月,北京市民政局曾对该《办法》公开征求意见。对比征求意见稿,上述政策有明显调整。

中国养老服务行业遭遇人才困境:高校里相关专业紧缺;实践中,专业素质高的从业者仍有巨大缺口,制约了养老行业发展。

在此基础上,一些地区通过调整奖金发放方式等办法,增加了“高学历”养老人才获得奖金的门槛。

新京报记者 姜慧梓 马瑾倩

产业兴旺,发展有底气

近年来,以万亩乡土苗木良种繁育基地、中藏药种植基地、传统手工业等项目为依托,四季吉祥村不断探索脱贫增收新模式,易地搬迁群众阔步迈上小康路。

理线、穿线、刺绣……在四季吉祥村的一栋平房里,7名女工坐在纺织机前,熟练地编织着挂毯。她们都是四季平措手工艺制作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员工,每月能收入3000元。

增加收入可以一定程度上满足从业者需求,但更需要综合施策,加快人才专业化、体系化培养,增强养老职业荣誉感和社会地位。 ——刘维林(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会长)

2018年以后,出台相关奖励政策的地区明显增多,包括安徽合肥、湖北武汉、浙江杭州、广东广州、江苏南京、江苏连云港、江苏宜兴等地。

为让群众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四季吉祥村附近配套了万亩藏药材种植基地、林木良种繁育基地、有机肥厂、奶牛养殖场、百亩温室大棚等产业。有劳动能力的群众逐步转变为产业工人,有了稳定的工资收入。村集体收入也逐年增长,目前已突破50万元。

生活殷实,收入有保障

对养老护理岗位在职人员,结合其职业技能等级,按照500元至1500元不等五个档位,直接向本人发放津贴。

走进四季吉祥村致富带头人洛桑尼扎的家,院落整洁,窗明几净,房前屋后开满格桑花。

今年,广东深圳、福建泉州、福建福州、四川泸州、山东青岛、江苏无锡,以及北京、上海和江苏省均出台了养老行业吸引人才、留住人才的奖励措施。

养老护理岗位奖励津贴由征求意见稿中的每人每月1000元,细化为500元至1500元五个标准;养老服务人才培训时长由征求意见稿中的不少于24小时调整为不少于40小时,对培训机构的补贴由征求意见稿中的900元/人增加到1500元/人。

临别时,记者发现次仁多吉腰间挂着两把汽车钥匙。“家里经济条件宽裕了,去年花10多万元买了辆皮卡,另一辆车是公司的工作车。”次仁多吉说。

服务需求中,最典型的包含失能半失能老年人、失智老年人、失独老年人等刚性照料需求,同时,服务内容也从基本的生活需求,到精神文化需求、医疗卫生需求等多方面不断增长,而满足这些需求都靠更加专业化多样化的养老服务人才来完成。

养老行业留住人才需要综合施策

同时,征求意见稿中对政策受益对象有明确要求,比如,享受入职奖励政策的应届毕业生需要“专职从事养老服务工作”,享受养老机构护理岗位奖励津贴的要求其“从事一线护理工作”。

部分地区对“高学历”养老人才所学专业提出要求。

如今,他和妻子在才纳乡保洁公司上班,每人每月有3600元工资;22岁的大儿子在村里的温室大棚上班,每月有4000元工资;未成年的孩子就在附近上学,没有太大的负担。

2016年底,洛桑尼扎一家被安置到四季吉祥村。在县、乡政府和村党支部的支持帮助下,洛桑尼扎带领60多名建档立卡贫困群众,先后承接白堆村治沙绿化工程、谢荣村周边山上沙丘甘草方固沙工程、周边公路沿线植树工程等。

在江苏宜兴,前述三类学历毕业生若入职养老护理岗位,则可分别得到6万元、4.8万元、3.6万元入职奖励,不过,奖励需要分五个年度“拿完”。

“虽然已经摘掉贫困帽子,但不能满足于现状。我们正在琢磨,怎样依托这里的文化资源、自然风光和交通便利的条件带领村民发展旅游业,继续努力,创造更好的生活。”洛桑尼扎说。

2019年7月,合作社正式成立,吸引了10余位村民加入。对缺乏编织技能的村民,平措次仁手把手培训。一个月后,大部分人都掌握了基本的编织技能,能够开始制作产品。手艺相对成熟的工人也可以选择回家单干,由平措次仁上门收取他们制作的产品,通过合作社统一销售。

《办法》规定,对取得国家养老护理员初级工、中级工、高级工和技师职业资格证书,并在护理岗位连续从业两年以上的人员,分别给予每人500元、1000元、2000元、3000元一次性从业奖励。

“今年我家的收入估计不少于20万元。”妻子身体逐渐恢复,在村里一家藏灵芝种植基地上班。大女儿边巴卓玛大学毕业后,当上了一名教师。小女儿达珍正在读高三,目标是考上心仪的大学。洛桑尼扎一家的生活,越来越有滋味。

勤劳致富,目标更长远

近年来,四季吉祥村大力发展獭兔养殖、灵芝种植、手工编织和民宿等产业,带动村民就近就业。

合作社理事长平措次仁自小学习刺绣,编织经验丰富。2016年,曾是建档立卡贫困户的他搬入四季吉祥村,先是帮村民缝补衣物、制作窗帘等,渐渐有了些名气。后来,村第一书记索南央吉建议平措次仁开办专业合作社,带动村民通过手工艺品制作脱贫致富。为帮助他搭建创业平台,索南央吉联系了从江苏南京毕业返乡创业的大学生江白,对平措次仁开展一对一帮扶。

靠着吃苦肯干,洛桑尼扎的施工队渐渐有了名气。到2019年底,他不仅还清了债务,还有1.4万元的净收入;施工队人均劳务收入超过1万元。

北京市老龄办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底,按15岁-59岁劳动年龄户籍人口抚养60岁及以上户籍人口计算,北京市老年抚养系数为44.3%,比上年增加2.1个百分点,这意味着北京市每2.3名劳动力在抚养1名老年人。刘维林表示,老龄人口规模增加,意味着老龄服务需求增加。

洛桑尼扎的老家在昌都市丁青县,上世纪90年代来到曲水县才纳乡白堆村。“前些年承揽了一些建筑工程,因为不太懂经营,结果亏了不少钱。”洛桑尼扎说,“老人生病需要治疗,妻子身体也不好,两个女儿还在上学,家里生活困难大,成了建档立卡贫困户。”

“做人要讲诚信,做工程要保证质量。”洛桑尼扎告诉记者,在西藏的山上种树、固沙难度大,进度慢,“一锹下去都是石头,一小时也挖不了几个坑。”

梳理发现,学历要求在各地政策中多有出现。应届毕业生入职养老行业按照不同学历可拿到不同额度的一次性入职奖励;已经在职多年的“高学历”人才也能补充享受到相应奖励。

浙江杭州则放宽了入职奖补的专业限制,将“要求学历和专业对等”调整为“符合专业大类类别”,老年服务与管理、家政服务与管理、护理、康复治疗、中医护理、中医康复保健、康复技术等均在范围内,补助在毕业生入职连续工作满3年和5年时分两次发放。

在四季吉祥村,次仁多吉家的好日子不是个例。2020年,四季吉祥村实现整村脱贫,人均年收入达到10300元。

对应届毕业生进入养老服务行业的,将分三年发放入职奖励,本科及以上奖励6万元,专科(高职)奖励5万元,中职奖励4万元。

从教育体系来说,大学、大专、中专需要相应地加强专业设置,实现从理论到技能的人才体系培养;服务人才就业、创业、市场环境、人才管理等需要相关部门的政策保障;社会对于养老服务也要改善认知和评价等。

2018年11月,次仁多吉一家人从昌都市贡觉县雄松乡加卡村搬来,那里山高坡陡、土地贫瘠,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

比如,福建福州要求相关人才属于养老护理、医护、康复和社会工作等专业,一次性入职奖补需要分3年“拿完”。

江苏南京针对“从事护理岗位满5年”的在职人员,分别根据三类学历给出了5万元、4万元和3万元的奖补。

记者梳理发现,早在2016年广西柳州就出台了《柳州市养老机构养老护理员从业奖励实施办法》。

一栋165平方米的二层小楼里,客厅里的藏式家具色彩绚丽,橱窗里的银水壶、铜水罐等摆件工艺精美,显示出生活的殷实。这里是四季吉祥村次仁多吉的家。

“一开始不是很有信心,后来村干部多次鼓励我,还帮我提供场地优惠,江白给我提供了生产、销售、合作模式等方面的思路,我决定试一试。”平措次仁告诉记者。

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学会会长刘维林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老龄化趋势不断发展,养老服务需求随之增加,但与之相比,我国养老人才培养从数量到体系存在严重不足,增加收入可以一定程度上满足从业者需求,但更需要综合施策,加快人才专业化、体系化培养,增强养老职业荣誉感和社会地位。

同时对养老服务人才开展培训,培训时间不少于40学时,考试合格的按照每人1500元给予培训机构补贴。每年将培训不少于1万名养老护理员、500名机构负责人、500名老年社会工作者。

刘维林认为,解决多层次养老人才短缺问题,需要政府、市场、社会、家庭和个人的综合施策。

本报记者 袁 泉 葛亮亮

新京报讯 北京市民政局、北京市财政局近日联合印发《北京市养老服务人才培养培训实施办法》,公布用“钱”引人、留人的奖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