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教授称中国集中隔离轻症患者有效降低病毒传播

新华社伦敦4月20日电(记者梁希之 赵婧雅)中国科学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英国籍统计遗传学教授丹尼尔·法卢什20日在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撰文说,中国采取的将轻症患者集中隔离的措施对降低病毒传播非常有效。

法卢什目前在上海巴斯德研究所病原菌定量基因组学研究组工作,从今年3月初以来,他一直通过推特等社交媒体与西方同行交流,解释中国如何在新冠疫情暴发后成功控制病毒传播,从而为其他国家提供疫情防控和干预政策方面的参考。

凭着这份情感与担当,不久前,他自驾5天5夜,途经陕西、宁夏、甘肃、青海、西藏五省区,翻越昆仑山脉、唐古拉山、冈底斯山,穿过茫茫戈壁滩和羌塘无人区,行程近5000公里,将自行筹措的消毒液、口罩、防护服等防疫物资运到普兰县,上演了陕藏情浓的“千里走单骑”。

受疫情影响,从陕西到西藏,最快的物流公司也需要25天。吕智勇决定自己送,他从老家借来一台皮卡车,带上一位年轻同事,2月16日,在陕西潼关县拉上物资就出发了。

进入羌塘无人区,高海拔、大风、严寒都是严峻的考验,吕智勇说:“缺氧是一路上最大的困难。沿途遇到加油站,我就会把车加满油,只要车不熄火,人就不冷,但缺氧让人没法休息。”

此外,由德法两国发起成立的“多边主义联盟”16日就新冠疫情召开外长视频会议,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加拿大等24国外长在会后发表声明说,将全力支持世卫组织领导和协调全球抗击疫情。

在一个企业家朋友的帮助下,吕智勇多方筹集到数百公斤浓缩医用消毒液、1000只N95口罩、20套防护服等价值15万元人民币的物资。这时,物流又成了问题。

法卢什说,中国围绕将感染者与健康人群隔离的目标,建立了检测和密切接触者追踪策略,然后把轻症患者集中到由体育场馆等设施改建的方舱医院内,有效将感染者或潜在感染者从普通人群中分离出来。通过这种方法,中国迅速将病毒传播降低到接近于零的水平,降低了“封城”持续的时间和强度。

在西藏那曲安多县的唐古拉山口,同事突然感冒发烧,只能留下进行医学观察。此时距离普兰县仍有近2000公里,吕智勇独自一人再次上路。

随后的2天2夜,吕智勇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实在困得不行了,就把车停在路边眯一会,1个多小时后,因为缺氧被憋醒了,又重新上路。”2月21日晚,距离藏历新年还有3天,吕智勇终于带着物资抵达了普兰县。

法卢什在文章中引述了最近发表在《美国医学会杂志》周刊上的一篇学术论文对武汉新冠疫情数据的分析。论文说,武汉疫情暴发初期,医院病床紧张,很多轻症患者被要求居家隔离,因此出现了传染家人的情况。此后武汉迅速建成了多个方舱医院,在大量轻症患者被集中在方舱医院收治后,武汉病例数大幅下降。在疫情后期,相关工作人员挨家挨户找出轻症患者或感染者并集中收治,进一步降低了病毒传播。

为方便通行,吕智勇提前办好了相关证件,并在车身挂上“抗疫物资”“陕藏情浓”等字样的条幅。但意想不到的困难接踵而至,出于疫情防控的需要,沿途的宾馆、饭店都没有营业,他们只能吃方便面,住车里。

面对称赞,吕智勇很低调,“西藏培养了我,我也喜欢西藏,这都是应该做的。从长远来看,普兰县防疫物资的缺口还在,我打算再从内地筹集一批物资过来,届时从自治区、地区调配的物资也会陆续抵达,相信通过大家齐心协力,定能早日战胜疫情。”(完)

吕智勇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时,他在陕西老家休假。看到日趋紧张的防疫形势,吕智勇开始担心普兰县,“虽说这些年来,阿里地区在基础设施等领域有了长足的发展,但依然不具备防疫物资的生产能力,而且这些物资内地也紧缺,等待支援肯定不行。”

声明说,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提议5月初为资助新冠病毒疫苗研究召开网络认捐会议,默克尔对此表示支持。默克尔还强调,国际社会对帮助非洲抗击疫情负有特别责任,应该对非洲国家迅速给予支持。

德国外长马斯在会后说,世卫组织是当前抗击新冠疫情的核心机构。现在弱化世卫组织,就好比将飞行员扔出正在飞行的飞机,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

法卢什认为,集中隔离轻症患者是以人们的健康为出发点,这一举措可能导致个人失去一些自由和隐私,但它能最低成本地保障患者自己和他人的健康。

声明说,默克尔表达了对世卫组织的全力支持,并表示德国还将全力支持与应对疫情有关的其他国际合作项目,包括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和全球疫苗免疫联盟等。

果然,情况和吕智勇预想的一样,从阿里地区到普兰县,防疫物资严重缺乏,“普兰县是经国道219线进入阿里的‘南大门’,也是重要的边境口岸,疫情防控压力很大,在我赶到之前,全县各家医院总共还剩下7支温度计,两三套防护服。”

美国总统特朗普14日宣布,美国暂停资助世卫组织,并称美国作为世卫组织的主要赞助方,有责任对世卫组织在疫情中的行为问责。此举招致国际社会和美国国内专业人士的批评。

“我是陕西省第六、七、九批援藏干部,在普兰县工作8年,那是我的第二故乡。原本已回内地工作,但后面有机会我又回来了,西藏更需要我们这些了解当地情况的干部。”28日,普兰县副县长吕智勇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如是说。